古琴教授丁承运将古琴弹进湖北非遗古琴发源地

admin发布于2019-05-04 16:12|热度: 999


上周,湖北省公布了一批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,其中就有一个项目是古琴艺术(泛川派)。

  古琴是个什么乐器?

  古琴技艺又是怎样一种艺术形式呢?带着这些疑问,前日记者拜访了武汉音乐学院的丁承运教授,他是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,也是泛川派第四代嫡传弟子。

  记者严珏 通讯员王伟 摄影詹松

  古琴发源地

  就在2700年前的湖北

  一进门,记者就被丁承运家中摆放的几十张古琴给震撼到了。 “说我们湖北,也就是古时的楚地,是古琴的发源地一点也不为过。”丁承运说。根据上古典籍《世本》记载,古琴由神农创造。以前,音乐界仅仅认为这是一种传说。近年来的考古发现,却给出了物质上的支持。

  “神农又称烈山氏,这个地方就在湖北随州境内。随州曾侯乙墓中发现了最早的十弦琴,后来又在枣阳发现了春秋早期的七弦琴比曾侯乙墓中发现的又早了300年,距今2700年。这些上古琴器都出土于湖北。”丁承运说。

  据考古统计,目前出土的上古琴器不到十张,其中大多数都出土于湖北。枣阳战国时期楚国的贵族墓葬中出土的十弦琴,与春秋时期曾国的十弦琴一脉相承。丁承运解释道:“这核心地带叫做随枣走廊,正是神农氏的活动范围,那么上古传说就可以坐实,是真实不虚的。”

  丁承运介绍,周代的房中乐,也就是宫廷音乐都是楚声,是楚人进贡给周王室的。而汉代的房中乐因为汉高祖喜欢楚声,所以整个汉代的宫廷音乐也都是用的楚声。到了唐代中期,中原地区传统的清商乐衰微。据唐代人记载,当时只有弹琴家还传承着“楚汉旧声”,“雅声独存”。

  到了周代时,琴瑟已经不再是天子、王侯独享的乐器,它已普及到了士的阶层,出现了士“无故不撤琴瑟”的现象。“那个时候,琴就成为了君子修身的必备之器。家里没有什么变故,是离不开琴的。”丁承运说。琴的普及程度已经非常高,孔子教授学生是通过弹琴歌唱来完成的。

  中国早期文艺以六艺(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)的形式传承,到了汉魏之际已不大提六艺了,琴乐和书法两种艺术独立发展出来。在魏晋时期,这两种艺术已融入到士大夫的生命中,其日常生活状态就是“左琴右书”。“嵇康到临刑前,颜色不变,取琴弹奏一曲《广陵散》,给生命划上句号。”

  “到宋代以后,就提出琴棋书画,古琴已经普及到普通市井阶层。”丁承运说。对此,丁承运认为这是古琴社会功能的转变。上古时期,士用古琴来约束自己的行为,在中古时期则发展为陶冶性情的功能,成为导养神气、宣和情志的益友。“到了近古时期,古琴成为了寓教于乐的方式,教化人民,形成了一种雅致的生活。”


  • 去年一把当代琴人监制的古琴走上拍场,古琴的收藏与技艺传承成为了收藏界热议的话题,而古代名琴的天价成交,更为广大古琴爱好者或投资者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。华艺国际拍卖副总裁王力说,“目前好的古琴非常少,保存好的,而且品相好的古琴一定价值不菲!”而古琴研究学者梁基永则表示,古琴的价格未来还会继续走高。

    过亿成交不罕见,未来价格或更高
    去年年底,北京保利2014秋拍“孔颜乐处——乾隆御书房五器”举槌,其中“明清乾隆御赏 头等十六号 月露知音琴”以1900万元起拍,经过多轮竞价,最终以2880万元落槌价成交,加上佣金共计3312万元。5年前,这把“月露知音”古琴在2009年嘉德秋拍上以2184万元成交。其为近年古琴高价成交又刷新一个千万级纪录。
    在2010年11月苏州吴门艺术品拍卖夜场上,一件明代晚期的孔府“御书堂”乾隆御用古琴拍出5800万元;12月北京保利5周年秋拍中,一件北宋宋徽宗御制、清乾隆帝御铭的“松石间意”琴竟以1.36亿元的天价成交,中国古琴首次突破亿元大关。据介绍,“松石间意”能以1.36亿元成交,除了古琴本身的珍稀,宋徽宗的御制和乾隆皇帝的御题,更添身价。嘉德2011春拍,2003年11月以891万元成交的王世襄的唐代“大圣遗音”伏羲式琴拍出1.15亿元。古琴再次登上亿元成交榜。
    古琴研究学者梁基永曾表示,古琴过亿不算高,“唐宋八大家的曾巩,一张小小的《局事帖》,2009年的时候也拍出了1.09亿元,更何况‘松石间意’琴是北宋宋徽宗的御琴。”他认为古琴的价格未来还会继续走高。
    华艺国际拍卖副总裁王力则表示,“目前好的古琴非常少,保存好的,而且品相好的古琴一定价值不菲!”
    广东古琴研究会会长谢东笑则认为,现在要斫一张琴,至少要一年的时间,好的斫琴家更会花更多的心思到一张琴上面。而古代斫琴师更是穷尽一辈子打造一张好琴,因此,一张琴的价值往往也很难用金钱来衡量。
    古琴
    古琴是集合多种文化艺术于一身的艺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