阔别家乡51年,回家共同奏响“梅山古韵——岭南

admin发布于2019-05-04 16:12|热度: 999


一方古色案桌,一张古琴,古朴苍远的音符一奏响,将整个会场带入了一个清微淡远的世界。5月24日晚,阔别家乡51年的著名古文字学家、书法家陈初生教授应邀回到家乡娄底,与古琴家宁澜清、刘笔华、刘姝君、谢东笑共同奏响“梅山古韵——岭南古琴音乐会”, 为娄底观众献上了一场极有韵味的岭南音乐、文化盛典。

陈初生教授1946年出生于湖南涟源伏口镇。著名古文学学家、书法家,现为广东省书法家协会顾问、广州军区将军书画院艺术顾问、广州市文联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、广州艺术博物院特聘研究员、广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、广东省文史馆书法院院长、广东古琴研究会顾问。1978年入中山大学中文系古文字学研究专业,师从容庚、商承祚教授,获文学硕士学位。1981年入暨南大学任教,任暨南大学教授、书法硕士生导师。1992年被评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。退休后师从岭南琴家谢导秀先生学琴。

古琴,又称瑶琴、玉琴、丝桐和七弦琴,古琴音域宽广,音色深沉,余音悠远,是中国传统拨弦乐器,有三千年以上历史,属于八音中的丝。一首悠扬、优雅的《渔樵问答》拉开了音乐会序幕,流畅的音声,时而清亮,时而绵长,仿佛在青山绿水之间遇见了隐士知己。音乐会共演奏了《关雎》 、《长清》、《神人畅》、《平沙落雁》等9首经典古琴曲目,充分展现了岭南古琴艺术文化的独特魅力。


  • 它是明清时的古琴弹唱乐300年后它终于回归浙江,在中国已经失传许久的一支浙江明清古琴艺术—东皋琴乐,将从日本回到家乡。

    338年前,杭州永福寺的高僧东皋心越禅师东渡日本,成为日本水户寺和达摩寺的开山师祖。鉴真之后,他是对日本产生最重要文化影响的人物,在日本被奉为“篆刻之父”、“近代琴学之祖”。

    东皋禅师的古琴学在日本传播久远,他的琴曲和琴谱一直保留至今。然而在国内,他的艺术却失传了。

    时隔300多年,这支消失的文脉终于将在杭州续上。今年是东皋心越逝世320周年纪念,日本著名的东皋琴学传承者、东京琴社社长坂田进一,以及韩国的音乐家,将来到杭州,和国内琴家切磋交流。

    来自兰溪的他

    在日本留下盛名

   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杭州永福寺得以重修,很大程度是为了纪念东皋禅师。而“东皋”这个名字,则和半山的皋亭山有关。

    东皋禅师俗姓蒋,号东皋,法名兴俦,浙江金华浦江(今兰溪)人。1688年,他投在上塔伏虎禅院住持阔堂大文门下。1670年,他受印成为其嗣法弟子、曹洞宗寿昌系第三十五世。

    上塔伏虎禅院,就在皋亭山西面,也就是现在的半山。

    南宋时,皋亭山有200多座寺庙,最有名的自然是宋高宗南渡时候住过的千年古刹龙居寺了。

    明清时期,这里依然寺庙林立,东皋禅师的师傅和师祖都在这里。而这个上塔伏虎禅院,就成为东皋后来开创的日本曹洞宗寿昌系的祖庭。东皋在这里踏上了他新的佛学和艺术之路,这段经历深深地影响了他的琴乐、篆刻、书法、绘画、诗歌等创作、传播。

    清康熙10年,东皋禅师移住永福寺,5年后,他应邀东渡日本,弘传曹洞宗寿昌派,同时传授琴学、书画、篆刻等,在日本佛教、艺术界均享有盛誉。

    东皋在日本留下盛名,在中国却渐渐被人遗忘。

    “1999年,日本的琴学家来浙江寻找东皋禅师的故居遗址,当时,杭州文化界的人都不太了解东皋禅师。” 昨天,浙江省长三角非遗研究院院长黄大同告诉记者,“我们寻找他曾经居住过的寺院,还到了他的祖籍地,兰溪的一个蒋姓的村。”

    从那以后,东皋心越成为国内学者和琴家们重要的研究对象。

    2003年,杭州永福寺动工重建,这位对日本影响巨大的传奇高僧,成为重建永福寺的一大动因。

    消失了300多年

    那些琴歌终于回归

    “东皋心越,可以说是中国古代文化对日本产生重要影响的最后一个人。”黄大同说,“再往后的近代史,就是日本反过来影响我们了。”

    江户时代的日本统治者德川光国,拜了两个中国老师,一位是朱舜水,另一位就是东皋心越。日本现在还收藏着德川光国和东皋心越的笔谈记录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  日本的水户寺、达摩寺,奉东皋禅师为开山祖师。“东皋禅师的墓地和大部分珍贵的遗物都在水户寺。”

    而东皋禅师的古琴艺术,更是在日本流传了300多年。

  • 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