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是钢琴,表现什么都可以

admin发布于2019-05-04 16:09|热度: 999


写作时哈哈笑,画画则没有

  记者:您对时代的巨变亲身经历感同身受,对故乡,您最在意的是什么?

  黄永玉:我从各个方面来写它,尽量不要落下什么。至于做历史的归纳,那让读者去研究考虑,或者来批评它。我自己有各种各样的眷恋,包括爱它,包括伤心,包括一些怀念,包括一些追悼,包括有很多甜蜜的东西。我把这个小说送给我的表妹,我给她提了几句话,我说凤凰是一个温馨的故土,包括很多复杂的感情,尤其是老年人回忆当年的那些东西。

  记者:您曾给自己排序,文学、雕塑、绘画,绘画排在最后是因为它能养活前几样。文学为什么对您如此重要呢?

  黄永玉:文学在乐器里面是钢琴,它全面,表现什么都可以,小提琴也好听,也表现很多技巧,但没有钢琴这么丰富。文学形式又这么多样,这么有意思,这么细致,就像跟好朋友聊天一样,我有时候写到得意的时候自己会哈哈大笑,我女儿问我笑什么,我说写了一段得意的东西就笑。画画没有笑过,做雕塑有什么好笑。

  记者:画家的身份是否影响小说文字的处理?

  黄永玉:画画、写文章对我来讲,都没有受过训练,没有受过训练有它的缺点,缺点恰好成为一种风格,我没有严格管我的老师,所以比较自在,画也不会影响文学,文学也不会影响画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,有时候一天可以写七八张纸,有的时候一句话搞很久。

  记者:您的三部曲会涉及现当代的中国,您会直面那段历史吗?

  黄永玉:我要写的这个东西,既然是历史,当然就涉及很多事情。我的小说情绪的主干就是这样,不用谴责,老老实实把事实写给大家,不要掀起一种激烈的情绪。

  每周都看《非诚勿扰》

  记者:您和年轻人交流吗?

  黄永玉:我每个礼拜六、礼拜天都看《非诚勿扰》。我可以看到他,他看不到我,这就比较好办了。

  记者:这套书想写到哪一年?

  黄永玉:写到文化大革命结束,我干校回来。那很有意思,所以我的好朋友都劝我说先写第三部,慢一点写八年抗战。如果真是这样很有意思的,我现在还没有老年痴呆,能写出来可能很有意思。但是怎么可以呢,要规规矩矩按照年份写才行,我也没有提纲,我想到什么就写什么。这么写的方法可能也有点意识流的。

  记者:透露下您的养生之道?

  黄永玉:我爱睡觉,抽烟、不运动、不吃水果,聊天,最重要的秘诀就是不养生。


  • 周晨报报道了中华门地铁站的“趣事”,网友反映车站常放一首名叫《好心分手》的伤感情歌,有点不解,甚至有网友反映听多了实在“抓狂”。据了解,目前车站已经对中华门站背景音乐曲目和播放设置方式进行了调整。

      南京地铁车站背景音乐在2010年5月进行过一次挑选,选择了约30首旋律优美、节奏较为明快的轻音乐供车站播放,同时制订下发了播放管理办法,由各站当班员工随机选择其中的4至5首曲目循环播放。此外,各车站早晚高峰期间播放专门录制的背景音乐,在春节和圣诞节会播放专用的节日背景音乐。

      据地铁站务中心解释,在4名倒班的值班员中有一名员工对该曲目较为偏爱,在他当班时会将该首音乐和其他1至2首音乐设置为循环播放,这样一来,凡在该员工当班期间,中华门站播放的背景音乐中该曲目播放的频次相对较高。

      考虑到不同的背景音乐可能会使乘客产生不同的联想,以及员工个人播放的偏好会带来乘客体验的不同结果。从8月30日晚间起,车站已对背景音乐曲目和播放设置方式进行了调整。曲目暂定为4段柔和舒缓、节奏相近的古典钢琴名曲,播放设置确定为4首曲目循环播放。